上海徐汇区青少年活动中心

您现在的位置: 上海徐汇区青少年活动中心 >> 心理知识 >> 正文

转 变

作者:佚名    内容来源:web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6-25

一、问题的起因

初一年级组长风风火火地来找“谁是XX ?”,等到找到了,当着班主任的面,扔下一句,“非开除你不可!”而这个学生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,跟着他去德育处。需要交代的是这个年级组长曾在小学教过他,通过学校某位老师(可能是他的表姑)对他有些了解,一直认为他是坏学生。

事情的经过大致是,某天中午放学,他回家后,听说他弟弟又被人欺负了。下午回到学校,他就径直找到那位欺负他弟弟的同学。责问他,为什么欺负他弟弟。知道情况后,他向他弟弟交代,“他怎么打你,你就怎么打他。”让弟弟打了那个同学几个耳光。周围围观的同学又有几个上来打。后来他说,他不认识再参与打的那几个人。据他说,在这个学校,有许多同学认识他,而他不认识他们。他觉得可能是因为他表哥的缘故。然后,那个年级组长就把他找来,带走了。

事情发展。

老师有“火气”。

据那个年级组长回来讲,在德育处,还有另一个年级组长,对这个事情很痛恨。这个孩子还骂了德育主任。这个孩子的教师亲戚(表姑父)也是年级组长,德育主任基本上了解到他是单亲家庭。不久,他就回来了。

班主任向他强调,在学校有老师不尊重她的劳动成果,没人理解她。又经过他的这件事,“火气”很大。他无异于给她火上浇油。

回来的第一件事是找班主任承认错误。当班主任问到他为什么没被开除,他回答说,“没我什么事。我没打人。”问到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学生围观而且帮他打架时,他反驳说,那些人不是他自己带去的,是他们自动去。这时,班主任的火气小了。老师细声地问为什么打架。他一直强调,自己没打。而且,他重申他弟弟挨打有好几次了。他的意识中,觉得,只要自己没动手,就没犯法。班主任指出了问题实质。他有点醒悟。

当班主任问到,“你为什么不和家里说呀?怎么不跟你妈说”时,无所谓地说,妈妈不管他,只是对他奶奶“嘟囔”。而且他也知道,“我奶奶能管什么?”

他哭了。

说的过程中,他无奈地哭了。似乎,没人能管他弟弟的事,只有他自己出面,而他实在又特别不愿意管他弟弟的事。说他弟弟太窝囊,对他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。(据班主任了解,他弟弟不是很老实,学习成绩不如他。)

老师对面坐。

这时,班主任很觉得他可怜,让他坐下(与老师一起对面坐)。

能是老师的“不能让别人瞧不起你。”别人欺负他弟弟的原因可能是他自己没做人原则,而他有自己的主见,他不在乎别人的讥笑和看法,他习惯了。班主任说到他的心里去了。

而且班主任替他分析家里人不能“管”他的客观原因。诸如,奶奶年岁大,妈妈没精力。而他不以为然,始终认为,“他们都不管我”。当老师激励他工作后供养弟弟上学时,他说对他弟弟抱希望不大,因为“他还不如我呢。”

现在情况是,他基本上拒绝了班主任的提议。

他吓人一跳。

这时,班主任劝解道,他是否能找到比打架更有效的办法来,认为他不能以打架了结。他分辩说,“血债血偿!”吓人一跳。当老师说,他因此会毁了自己。他倒觉得,“无所谓”,有他舅妈,她地面熟,而且是在全区地面都熟,也认识黑社会的头。

在办公室的另一位他的英语老师接言反驳他,权大不过法,大不过理。

此时,他不再言语,保持沉默。

班主任分析了他舅妈的情况,老师气愤地说,“你怎么是这样的态度呢?!你真是无所谓吗?”老师又问了,“你要觉得无所谓,你为什么来重读?!”老师还说,“我教过的学生没一个是没有骨气的。你真让我生气。”老师重申,越是家庭困难的学生,越应该有志气。

他的眼泪一直没断。

班主任和英语老师都给他讲了一些有志气学生老师自己的实例。“雁过留声,人过留名。”

可能是他觉得委屈了,也可能是老师触动了他。也可能是他无能为力了。

他听到赞赏了。

当说及他为什么选择重读时,他说,他没去他舅妈找的高中学校是因为,“那的环境不好。”而且,他的表哥虽然通过他舅妈的关系,但最终是“就跟个社青似的”。

在他眼里,“社青”是个不好的概念。顺着这个话题,两个老师轮番劝解,表扬了他要求上进的想法,“这点我很佩服你的。你有骨气,别人给你铺好路,你不愿意走,你想自己选择。”反驳了他“无所谓”的态度,又高度赞赏了他。他有所感动。

事件的转机。

鉴于他特殊的家庭背景,英语老师叮嘱他,在回去以后,可以不向家里说,可以把他的所思所想写在纸,发泄出来。但绝不可以付诸行动。他答应了。

第二天早晨,他交给老师一份自我分析书。

他是这样写的:

忍,忍,忍。我一的要忍。不过现在我受的,我一定会加倍地还给他。

既然我是从不良少年中走回来的,我还是能走回去的。我完全利用他们解决一切的问题。无论是任何人,只要这个人是XX区的,我的大哥都能摆脱他。如果今天我真的被开除的话,那么我将做出最不好的决定“血债血偿”。我会给我大哥XXX打电话,让他带个百八十口的人来,为我出这口恶气。想必这位老师最起码的也要在医院住上个半个月。不过现在我只能忍。

但是,当我今天毕业的时候,我还能忍下去的哈,这件事就算过去了。如果我真的忍不了了,那么我就会落实我的行动,利用我在社会上的人际关系弄死他。我就不信他能在我毕业前调离这所学校。

他不就是一个依靠自己的XX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吗。除了会拍,他还会干什么。满口的仁义道德,其实却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伪君子。他也配来到这个世界上。

我从一个没有前途,充满血腥的路中走回来的。没想到我会受到如此的……我要忍,我一定要忍。我所说的无所谓并不是我的真心话。只不过现在我的身份是不能与他抗衡。即使我让我的兄弟们狠狠地揍他一顿,请他吃龙门宴。但是当时我出了气,可第二天我就不一定能逍遥自在了。其实今天我的决定是很笨的,我真不如给小贺打个电话呢,让他帮我摆平一切。

总之,我在社会上的背景非常复杂,在XXX镇至少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的真实背景,包括我的家人。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。因为那了不光彩的过去。我要的是灿烂的阳光和知心的朋友啊。我希望您不要把我写下的告诉我的家长和同学,我不想提起我的过去,我想走现在的路,直到光明的一天到来。

确实如他所说,在他那天回家后,就有“朋友”问他是否需要帮他出气。他说他想到了班主任和英语老师,就说忍了,没让他的朋友采取行动。因此,也避免了一场无谓的冲突。也使他没滑到危险的边缘。这件事,除了几个知情人,同学们不知道,他的家人也不知道。

二、追根溯源。

经过此事后,两位老师开始调查。要教育好一个孩子,就要知道他0到岁时的教育环境。后来,两位老师知道这个孩子属于典型的缺损家庭。他不到一岁,因弟弟出世,被过到奶奶那里抚养,一直与奶奶居住,极少见到他母亲。抚养这个孩子的奶奶高中文化程度,在邻里之间有能人之称,管教孩子比较严厉,认为孩子能做的就应该做好。随着岁数增加,唠叨变多了。他的爷爷基本上不过问他的教育。他的母亲在镇服装厂上班,因任务重,很少能请假,与这个孩子极少接触。与婆婆的关系介于好与不好之间。他有了什么问题了,他母亲就向他奶奶“嘟囔”,要求他奶奶进行管理和教育。孩子的父亲在他十岁左右因肺癌去世,他与他的弟弟竟没掉下一滴眼泪。家里经济情况不是很好,靠他母亲养活,有亲戚帮衬。但他手头较宽裕。据他说,是他母亲给的。在他成长中,起到很大作用的有他的舅妈,在区较不错的部门上班,社会活动能力很强。与他相伴较多的是他舅妈的儿子,既他的表哥。

他的家庭意识。

当新接手班主任很小心地问他,“你怎么没填写你的爸爸?”他不假思索地回答,“我是单亲家庭。”看得出,他对“单亲”已习以为常,很不在意。家庭在他心目当中,已经很淡漠。

当问到“家里你最在意谁”时,他回答,“没有”。当再次被追问“假如让你选择一位”时,他仍然回答,“没有”。看得出,他家庭关系淡漠,不在乎家里人的感受,感觉“都无所谓”。问及原因时,他不否认,他奶奶“唠叨”,只“养”不“教”,说的话没点到他的心理。他母亲对他“关心不够”,相对地“对弟弟偏心”。相对地将,基本上他能听得进去的家庭成员是他奶奶或他表哥。

他对家长会的态度。

他姑姑和姑姑家的女儿替他父母和亲戚参加过学校的家长会。他没让奶奶或母亲来参加家长会。

在学校有两位教师是他的亲戚,女教师是他的表姑。当让他说这个学生的情况时,她认为他“就那么回事。”他不愿意他们来,不是对他们文化素养不信任。现成的“家长”不用,考虑的也许是老师间互相通气,如果这两个老师知道了,又带给家里,他太没面子。

他不愿意他奶奶来,也许是因为,她过于严厉,鉴于她自己的文化程度,对他的期望值高。

他不愿意他母亲来,也许是因为,对她没感情。而且他母亲在他幼小的时候,把他抛给了他奶奶。

他不愿意他表哥来。也许是因为他“太匪气”,有失他的尊严。被老师和同学嘲笑。

他选择一个女性的亲戚,也许是能讨好老师,而且,即使她开完家长会回来,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,小女孩在家里位卑言轻。

他选择与他接触很少的人来参加家长会,不愿意与他有任何瓜葛的“家里人”(除了他母亲是直系亲属外)。也许是因为他不愿意班主任了解他更多的身世。过多地干涉他想改好的想法。也许他认为,如果班主任了解多了,对他关心就会多了,同学之间的关系就会神秘化。因为“神秘化”,同学就会时常对他有所顾忌,怕他是老师的“密探”,不与他真心交往。从而使他失去了他真心想交几个知心朋友的机会。

他的真实身份。

而真正了解他在社会上的真实身份的,在家庭、学校和社会,没有一个人。他向人隐瞒了他的真实身份。他母亲、奶奶、舅妈都不知道,只有他表哥知道。

他对从前班主任的态度。

他在初中接触的班主任主要是两个。一个非常严厉,不问青红皂白,时常打罚学生。基本上师德表现,老师、学生对其评价不是很高。另一个主要抓学习成绩,比较忽略对学生情感世界的关注。他和责后个孩子的姑姑是同学。他姑姑表示,“念到哪,供到哪。”

他复读的原因

他选择初三中考后再次复读是要逃避。他舅妈有个孩子非常聪明,有出息。他舅妈希望他读高中,上大学。他母亲和表姐等人希望他上中专或职高都行。他为了保持中立,不得罪任何一方,他选择了复读。

在学校待一年再说。一年后,无论考到哪里都去。他选择来学校还有个动机,就是“想找个真心朋友”,过“正常人的生活”,“以前的日子没意思”。这个原因更为强烈。

三、综合诊断。

综合各方资料,尤其分析他的家庭因素和观察他在这个事件前后的态度后,两位老师综合各方资料试图找出他这种状况的“根源”进行初步诊断,注意到他04岁时家庭情况,注意到他自己求上进求变化的心境。

苏霍姆林斯基曾说,人的心灵深处总潜在地追求被人认可和承认,人活着是为了“活出生命的意义”。他同样有上进的追求,希望在学校能找到他自己的知心朋友,像正常人一样,生活自由,有滋有味。在他内心,拒绝成为像他表哥那样的“社青”,拥有一份友情就很好。他也看到所谓的黑老大,没什么前途。他自己往正路上靠的倾向特别明显。

大在另一方面,他又有很强的黑帮气质。他现在“忍”的目的是为日后“血债血偿”,像“平凡的世界”里的“伯爵”,怕自己失去理智,也怕自己前途毁了,在学校先忍耐时日,为以后报复积蓄力量。这一点,也很可怕。还有一点,他善于“借刀杀人”。经常让别人出面,“利用他们解决一切问题”。

另一方面,他家庭环境又实在不是很好,人情淡薄,感受不到家庭的温馨和亲情。

如何在他两难的境地,帮助他走出困境,防止把他推向“社青”的边缘呢?基本步调是,他是好人,有进取心。但他有缺点,问题还十分严重。教育他的切入点是他自己和他的家庭。

从他本身出发,肯定他的优点,给他创造上进的机会。从他的家庭出发,寻找他心灵的依靠,帮助他在学校、家庭的温暖圈子里把心灵暖和过来。

在这个事件后不久,他告诉老师,他在新华书店看到了英语老师写的书,“在一小角落。停小的地。”他开始关心学习了。

从他中考成绩分析,他智力不差,像他对老师讲的,“我就是不正经学。我只要学了,就会。只要学,就能考得上。”

四、下一步因人而异施教。

根据他的特殊情况,对家庭关系淡漠,但又有上进心。两位老师因人而异地采取指导的措施,确定:

首先帮他隐瞒身份,不惊动他的家长,避免在他成长的路上,在家庭人心里多留下一个新的污点,也免得他“破罐子破摔”。允许他,也保证,不向家里汇报情况,老师暂时给他保密。因为他的情况太特殊了,在没掀起他内心的对家庭的好感的浪潮前,将情况通知家里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而且也不惊动他的同学,给他创造寻找知心朋友的机会。

第二步,寻找他家庭里的“知心朋友”,利用课堂教学的便利,向全班布置一个作文题目,“家庭.XX”。而且,要求学生只许写自己的直系亲属,引导他写出家庭的温馨。帮他出他的家里的“知心朋友”,让他重回家庭的怀抱。

第三步,帮助他订立适当的学习目标和计划。他学习基础还不错,只要他屏弃以前的做法,全身心地投入进学习中来,象他自己说的,“只要学,就能考得上。”老师帮助他定了目标,争取考三中。

第四步,利用期中阶段测试后召开家长会的机会,指导家长的教育,与家长联手共同教育。

相信,不久的将来,他脸上会现出笑容,他也会变得真正地成熟,真正平稳地走向他向往的美好的人生。


内容录入:shilong    责任编辑:shilong 
没有相关内容

2005-2013上海市徐汇区教育局 网站管理:上海市徐汇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信息教育部
网站联系:021-54894740  沪ICP备10024346号-4